本土发音及规则-DICE颁奖典礼:电子游戏某种意义上超越了电影

DICE全称设计、创新、交流与娱乐峰会,本土发音及规则 由美国互动艺术与科学学院主办,从1998年至今已经举办了17届。本土发音及规则 2015年第18届DICE峰会在美国拉斯维加斯进行,当地时间周四,本届DICE各项大奖(DICE Awards)将颁发。很多媒体将DICE Awards颁奖典礼喻为“游戏圈的奥斯卡”,但与奥斯卡不同的是,DICE颁奖典礼经常邀请其他行业人士来担任主持。本届主持人是皮特·霍尔姆斯 (Pete Holmes),一位35岁的美国喜剧演员、漫画家兼电视节目主持人。

DICE颁奖典礼:电子游戏某种意义上超越了电影

但严格意义上讲,霍尔姆斯并非局外人,对于游戏,他有很多话要说。近日,著名英文科技媒体Re/code与霍尔姆斯进行了对话,以下是访谈主要内容的编译。

Re/code:你喜欢玩儿哪些类型的游戏?你是一个铁杆玩家吗?

皮特·霍尔姆斯:我算不上铁杆玩家吧,经常跟时代脱节。《中土世界:暗影魔多》是唯一一款其正当红时我玩过的游戏。不过,一旦我上手一款游戏,我会十分投入。我通常在一段时间内只玩一款游戏。

目前我正在玩《侠盗猎车5》,但我在游戏中可不只是会驾驶车辆撞击行人。我真心感激程序员,我觉得在一款游戏的开发过程中,他们经常被低估。老实说,我为能够与这样一群家伙见面感到十分兴奋。

作为一名业外人,你觉得游戏行业有哪些趣味?作为一名玩家,游戏的哪些元素最能吸引你?

霍尔姆斯:某天晚上,我跟一个朋友开玩笑……等等,联邦通讯委员会在监听我们吗?(笑)我感觉互联网就像狂野西部,一个不受任何框架束缚的世界,让我们可以做任何事情。我会多次提到《侠盗猎车5》,因为我正在玩儿这款游戏。如果它是一部电影,宗教组织等群体早就集体抵制咯,但游戏通常有一些安全的灰色地带,让我们可以随心而为。

游戏越来越成人化、剧院化,但从总体趋势来看,绝大多数游戏正变得越来越像动作电影。某种意义上说,它们已经超越电影,至少在愉悦观众的时间和方式上是这样的。

你玩网络游戏吗?在游戏中是否出名?

霍尔姆斯:有时人们询问我的游戏账号,可我不愿意告诉他们,因为那会让他们失望的。但确实,我经常在网上玩儿《街头霸王4》。我从小就爱在街机上玩格斗游戏。在我12岁的时候,我根本无法想象能够像今天这样,购买一款可以在家玩儿的“街机”游戏。并且购买游戏后就不用再付费了,这在当年的我看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

我猜测,最接近街机体验的“继承者”就是电子竞技了。你对电竞赛事感兴趣吗,会不会经常观看?

霍尔姆斯:不。我只喜欢那些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胜利者的游戏。那些游戏真的、真的细致入微。我曾经喜欢《疯狂橄榄球》,但当时我还是用世嘉Genesis, (游戏)难度非常低。可是在后来,这款游戏变得越来越难了。我就是喜欢那些容易上手的游戏,对成为某款游戏的高手没有兴趣。

在你看来,视频游戏是否有趣呢?哪些内容会让你大笑?

霍尔姆斯:一旦你意识到游戏神似现实生活时,你就会觉得它十分有趣,怎么说呢,就像杰里·宋飞(注:美国著名脱口秀喜剧演员)对世界的解说那样有趣……世界变得如此复杂。我热爱《生化奇兵:无限》,当我欣赏这款游戏的画面时,我经常惊叹:“有人得创作这样的艺术。有人给那个家伙画了一幅画,然后将它挂在壁炉上。”游戏画面细节太精致了,让我十分享受。

我不清楚是否所有像我这样,玩着《神秘岛》(Myst)等游戏长大的人都跟我想法一样。我和女朋友一起玩儿《侠盗猎车5》,我俩都被那款游戏高度逼真的画面所震惊。当你看着(游戏中的)太阳时,你会有种看到光环的感觉,就好像一道彩虹,对吧?

我不能为所有喜剧演员代言,但我相信,喜剧与视频游戏有很多共通之处。喜剧演员尝试通过他们的语言构建自己的现实,例如他们会说,“你注意到了吗?你看到那些人了吗?你是否有这样的感觉?”而视频游戏带给玩家的体验与喜剧很相似。在适当的情境下,视频游戏也会让人们开怀大笑。

说到视频游戏模仿现实这个话题,你试用过虚拟现实设备吗?

霍尔姆斯:没有,我一直在等待。作为一个对游戏和现实的本质感兴趣的人,我真心希望Oculus Rift头盔等虚拟现实设备为我带来震撼,那会很有趣。

在好莱坞,很多人似乎希望将VR技术运用于电影的拍摄。

霍尔姆斯:上世纪80年代,谁能想象戴上护目镜就能进入一种媒介的内部呢?那在当时只存在于科幻小说和神话中。而现在,我们距离那一天的到来已经越来越近了。我肯定会对一切有趣的新技术保持关注。”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